SONG DONGYE(宋冬野)FINISHED OUT THE 2015 MODERN SKY FESTIVAL

Photos: Yitong Qin

CHECK THIS NEWS FROM TENCENT WEBSITE (QQ.COM)

宋冬野(SONG DONGYE)自封“中国口水民谣歌手”

自封“中国口水民谣歌手”—宋冬野(SONG DONGYE

策划/摄影 | 秦一童    撰稿 | 简

开场一首《梦遗少年》,把歌词的“she”换成了“biu biu”,“睡觉”改成了“睡觉觉”,“dang中央”敷衍成了“嗯哼”,“虽没坐过动车”也直接调侃的唱成“虽然没去快男”。曲末高音收尾,袖口擦擦汗,淡淡说一句“好了,我的嗓子也打开了。”不知是在卖萌还是在耍贱。

“额…下一首是内个特别恶俗的内首”,宋冬野边调整话筒边介绍道,“我想想,《Ms. Dong》”,还自己把自己逗笑了。

“这让我感到绝望,董小姐。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;我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……”一句巧妙的歌词的衔接诉说了宋冬野心中对自己哥们马頔深情的爱。“爱上一匹野马,可那匹野马没有Ju Hua。这让我感到绝望,mababa.”唱完这句,他娇羞的笑了起来。最后结尾深情唱到 “呵呵呵,董小姐。”

“下一首歌,要送给一个我心中深爱的男人。”《莉莉安》的旋律从宋冬野的指尖弹出,几乎一直闭着眼深情演唱到最后那句“就请你告诉他你的名字,我的名字,尧十三。”

“所以,我要唱一首尧十三的歌了。”他撸了撸袖子,自己给自己cue了下一首歌,“觉得一个臭diaosi终于出了国,一定要带着一些自己觉得很好的东西出来,所以,接下来我要唱两首我最热爱的音乐人的歌曲。”他非常认真地说。

的确,宋冬野也没有一直这样和大家一直逗下去,后面的几首包括尧十三贵州话的《瞎子》,万晓利的《狐狸》,自己的《斑马,斑马》和最后一首《安和桥》都是非常走心的演唱。准备唱《安和桥》前,他说:“我在这个世界的中心,把这首歌送给我心中的中心。”—他的家。曲毕,闭上眼,深深鞠躬,说道“谢谢,祝大家一切都和谐,一切都安全;多吃两口肉,多喝两口酒;有缘下次见,再见。”然后再次深深鞠躬。

宋冬野其实是让人喜爱的,尽管有些“犯贱”。即使台下一直喊着encore,但是由于时间原因,他也只能配合的拔掉吉他上的插头,抱歉的微笑着再次向大家深深鞠躬,走下了台去。

请在腾讯网(QQ.COM)上查看这篇新闻
Related N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