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一专访|第三届摩登天空音乐节 带你认识不一样的音乐人

半夜12点,随着歌迷与歌手一同乘船离开了总督岛,第三届摩登天空音乐节在纽约落幕。

但,马頔、苏阳、夜叉、DJ Wordy在美国的行程还没有结束。

 

独一传媒对他们进行了现场专访。以下是节选的采访,完整采访请看视频。

 

马頔

 

麻油叶创始人。13年签约摩登天空。

15年全国巡演。16年9月17日全美巡演,纽约是第一站。

代表作:《南山南》、《皆非》、《傲寒》、《海咪咪小姐》

独一:为纽约的音乐节做了什么特别准备?

马頔(一脸耿直):就好好排练。行李别超重吧。

 

马頔的专辑《孤岛》有首歌是《切尔西旅馆有没有8310》。

切尔西旅馆位于纽约曼哈顿,因众多歌手、作曲家、作家、导演曾经居住而闻名。

 

独一:去了纽约的切尔西旅馆?

马頔:我昨晚喝了酒去了一次,特别黑,没看太清楚。那儿装修装了5年,也进不去。

 

独一:在纽约看到了什么街头艺人?

马頔:我唯一看到的街头艺人是在地铁站拉二胡的老头。

快11点了,马頔刚上台,歌迷们就齐声喊:“宋冬野爱你”。

马頔告诉独一传媒,他第一首唱的不是《南山南》,而是一首没有发过的新歌。这首新歌在这次巡演的每一站都会唱。如果纽约是他的一首歌的话,他觉得是《海咪咪小姐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苏阳

民族摇滚音乐家。

1969年出生于浙江。8岁去了银川。不到一个月,就学会了银川普通话。

他关注黄河沿的变迁,从乡村到城市的转变。他将西北黄河流域代代相传的民歌进行改编,希望西北民歌能以新的形式流传下去。

目前正在筹备下一张新专辑,预计可能年底能发行。

代表作:《贤良》、《贺兰山下》、《官封弼马翁》(电影《大圣归来》)、《喊歌》(电影《百鸟朝凤》)

 

这次来纽约,苏阳在位于SOHO的云图画廊举办个人艺术展:《黄河今流》。本次展览有音乐、绘画、动画、影像等等。独一传媒在画廊对苏阳进行了专访。

 

独一:昨晚演出感觉如何?

苏阳:出乎意料得好。昨天下午调音的时候,觉得设备可能有点仓促。但昨晚发挥的要比下午好很多。

 

独一:简单介绍一下《黄河今流》。

苏阳:从根源的文化走出来的、遗传下来的我们的表达方式,可能在今天时间化的局面下,在逐渐地消退。首先第一步是,我们先发现它们,知道我们曾经有这样原始的贺兰山岩画、在民间的歌词比兴的写法。这些能不能和当下最流行的、通俗的东西结合起来,成为当下一种有力量的、对生活的表达。这是我对《黄河今流》的初步的想法,也是一种实践。

 

独一:这次来纽约布展,有什么期待?

苏阳:希望黄河流域的声音能走得越来越远。能够被全世界更多的人听到。昨晚(演出)纽约的华人特别多,也有一些外国人。我想这是一个好的开端。

 

独一:平时如何创作,如何和民间艺人交流?

苏阳:一开始是采风,后来觉得我和他们有类似的生活、类似的环境。我想知道在类似的环境中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歌声,什么样的音乐。后期不是采风的形式,而是拉民间艺人一起去聊天、喝酒。

 

夜叉乐队

1995年成立的摇滚乐队。乐队名字取材于佛教中一种具有双重性格的护法神。

与夜叉有关的关键词:机车、纹身、重金属。

主场胡松曾是纹身师。乐队成员的很多纹身也出自他手。

2014年骑行西藏。

2016年,音乐节后,将开始美国66号公路骑行。

 

 

 

 

独一:在纽约演出和与国内演出相比有什么不同?

夜叉:在异地、在美国,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而且观众、舞台设备、工作人员都不一样,所以有一种陌生的感觉。我们排练了很长时间。希望能在摇滚音乐的发源地,以最好的状态给大家带来我们的音乐。

 

独一:遇到印象最深的乐迷

夜叉:纹了我们乐队的logo。

 

独一:分享在西藏骑行的时候惊险的经历

夜叉:摔车了。过弯道的时候前面出现个大水坑。旁边很多的藏族朋友过来帮忙扶车,问有没有事,当时感觉特别好。还有车被偷的。还遇到暴雨。快到拉萨的时候,车灯坏了,全是黑的。反正一路都是挺惊险的。

 

 

独一:美国进行66号公路的骑行有什么期待和担心?

夜叉:上网看了路况,做了攻略,最期待路上的发生的惊喜吧。最担心的是在一个野地车抛锚。

 

独一:遇到纽约的街头艺人了么?

夜叉:在时代广场遇到一帮人在那儿表演,还和我们合影。还遇到上来问我们是不是rock star。我们的司机就非常rock,也是玩音乐的。

 

 

独一:正在筹备下一张专辑么?

夜叉:下一张将是一张非常纯正的、金属的专辑。会很重,比较狠一点,直接一点。

 

DJ Wordy

来自中国的第一个国际DJ明星,赢得了2005-2007年世界DMC中国冠军。是中国DMC历史上唯一连续3年的DMC冠军。

 

独一:分享一下2013年你来纽约的经历。

DJ Wordy:我来纽约发唱片的。Dame Dash帮Jay-Z、Kanye West制作过。Dame Dash来中国的时候,我们认识了,他很欣赏我的才华。帮我发了黑胶唱片。当时发了3000张,差不多3个月就全没了。之后在纽约,我就和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。

 

独一:和机器人合作的经历。

DJ Wordy:和一个比利时导演合作,表现圣经中的世界末日的章节。在舞台上,DJ在DJ,机器人在跳舞,唱诗班用他们的方式演最后一章节,是比较实验的一个作品。差不多是在7年前吧。

 

独一:在拉斯维加斯的EDC电子音乐节的体验

DJ Wordy:人生最high就到那儿了,底下有45万人。我坐在海盗船一样的东西上,一下来就看到下面45万人在那儿duang,duang。那就是一个大人的游乐场。

 

 

独一还采访了纽约华人摇滚乐团Chaos。乐队四人在90年代来到纽约,互相认识开始玩音乐。平时都有正职,比如写app、程序员、做各种兼职。空的时间就玩乐队。目前写的歌有英语、粤语、普通话,未来也许会写潮汕话的歌。

 

The Mystery Lights是一支摇滚乐队。作为一支独立乐队,他们在YouTube上圈了一批死忠粉。他们曾去北京演出,比如2012年的草莓音乐节,2014年的摩登天空音乐节。在摩登天空演出的时候,乐队主唱不小心用吉他砸了自己的头,眼角流了很多血,还留了疤,但他觉得这是很棒的经历。’

 

出品:UNIPX MEDIA

策划:秦一童

编辑:Yuqing Zhu

摄影:Henry Lu

 

 

 

 

 

MODERN SKY MUSIC FESTIVAL NYC 2017 IN NEW YORK

By Yuqing Zhu                Photos| Henry Lu

Related N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