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约时尚文化设计论坛 | 到底什么能改变中国设计?

 

「Fashion, 时尚」「Culture, 文化」「Design,设计」这三个词汇看似相隔甚远,但是实际联系无限。

时尚,时代之尚者,或繁复或简单,时尚到任何时代都有不同变化,可终究是一个轮回;文化,人类全部精神活动及其活动产品,哲学上,文化是智慧群族的一切群族社会现象与群组内在精神的既有、传承、创造、发展的总和;设计,把一种设想,通过合理的规划,周密的计划,通过各种感觉形式传达出来的过程。

若是将这三种人类发展过程中的结晶融合到一起,想必定会是精彩的、值得阐述的、是经久不衰的、是创新的、也是耐人回味的。2017年6月16日,纽约当地时间,第二届Fashion · Culture · Design座谈研讨会在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(帕森斯设计学院)举办,创始人以及主持人是Parsons前任院长、Nike亚太区创意总监Simon Collins (西蒙·柯林斯),活动被命名为「Unconference」,它通过开放、创新、自然的问答形式进行多个话题的讨论。

主办方以积极开放的形式对时尚、文化、以及设计三大主题进行讨论,独一传媒(UNIPX MEDIA)对于时尚、文化、以及设计的关注程度高,这篇报道由前方团队进行总结与编写,内容包括活动嘉宾以及研讨的方向和题目进行报道。

时尚-文化-设计,相互依存,又相对独立。时尚本身是一个概念,它包括生活方式,包含穿衣打扮形式,包括衣食住行,包含具体的购物方向,又包括对于一个物品的态度与感想;设计,则是具体的造物,是一件衣物,是一个水瓶,是一双鞋子,是一个背包,然而,它与时尚是互相依赖,还是彼此包含,是时尚成就了设计,还是设计成就了时尚;文化,则是包含这一切的先行者,一场文化的交流力,是人类的精神活动的交集,若是一项涉及失去了应有的文化感,想必,它不是一件好的设计,也就无法谈论时尚与否。Simon说,FCD是一场关于「与你的邻里说Hello」的旅程,「这场文化交流之旅最简单的规则是你可以与任何人进行交流」,「因为,当你与一位所持遇见与你异同者交流时,尽管你不同意他的想法,但你也许已经学到了一些东西」。这是这场交流会的具体意义。「在过去几年间,我们或多或少都学到了‘交流’是最基本的真理和效力,在这里,FCD (Fashion Culture Design), 我们相信我们会在真诚的辩论、尊重中找到我们所寻求的想法。」,Simon说。与会的另一位主持人为Hitha Herzog,她是一位研究总监和一位研究型新闻人,在MSNBS,福克斯新闻,H Squraed效力,论坛在这两位(Hitha & Simon)的主持中进行。

时尚 VS 大数据: 生存 还是 兴旺

(Fashion VS. Big Data: Survive or Thrive )

这一话题由Vogue Runway的Nicole Phelps, Orchard Mile的Jennie Baik,Slfleuria的Jessica Graves以及Stitch Fix的Katrina Lake带来。大数据的科技曾经一度在被广泛应用与各行各业,但为何这一科技突然有折断的趋势,又为何在时尚工业中只被缓慢应用。嘉宾提到,现在正值「文化转换」期,在这样一个「社交文化」盛行的阶段,许多事都大幅度的发生了变化,想象100年前的香港,那时的人们对于时尚的理解和展示,再看今日的纽约,有许多的异同正在发生。来自Vogue的Nicole说在如今,进行时尚杂志的编写不是一件简单或容易的事,读者和观者的时尚品味程度越来越高,那么对于编辑来说,确定内容的任务也就越来越难。

特朗普时代的创造力

(Creativity in the time of Trump)

来自The New York Times的Vanessa Friedman, 来自Zac Posen的Zac Posen以及来自The New School的Jeremy Varon带来这一阶段的讨论。Vanessa作为纽约时报的时尚编辑以及首席时尚评论家,带来一系列对于在当下这个时代对于创造力的理解和评论,主题说是否这个时代像是1960年代的激进主义,或是70和80年代的反里根/撒切尔的注意有相似之处呢?

95后想要什么?

(What will Gen Z want next?)

刚才说到,这正值一个年代的转换期,95后的年轻人逐渐步入社会,他们想要什么?他们的新思想会为这个社会带来什么?他们今天想做什么?明天又会到哪里去?来自Man Repeller的Leandra Meine, BPCM的Maria Al-Sadek, Hearst Digital Media的Kate Lewis, TOBE的Leslie Ghize, 以及Staple Design, Reed Space InterTrend的Jeff Staple强势带来。

广告业在美国已经死去?

(Advertising in the U.S. is Dead ?)

Tribeca Enterprises的Andrew Essex, Havas LuxHub的Ana Andjelic以及The New School的McKenzie Wark讲述广告业的兴衰,那些令千百万人哭、令千百万人笑的电影,为何能让人们形成购买的欲望?而这些广告在美国,现在去向何方?是广告已经无法更新吊起人们的欲望,还是人们已经看透广告,了解了其中的真意,所以并不买账?

时装周已死?时装周万岁!

(Fashion Week is Dead. Long Live Fashion Week! )

那些当年令人向往的时装周啊,现在去了哪里?四大时装周的纽约、巴黎、米兰和伦敦,如今已经越来越被人知晓,而亚洲新兴国家的强大,也在各大城市举办起了时装周,东京、香港、北京……人们越来越了解亚洲,亚洲被人们越来越看到,老牌四大时装周还能玩出什么新意?但他们相信,时装周依然是长盛不衰的,那些被模特们演绎出的精彩服装,也应该是不衰的。CFDA的Steven Kolb, Saks Fifth Avenue的Roopal Patel, InStyle的Laura Brown以及Brandon Maxwell的Brandon Maxwell带来精彩讲述。

中国设计是未来吗?

(Is China Designing the Future? )

在一项调查中显示了三项数据,相信中国是未来贸易的占有率为51%,相信中国是未来老板的占有率在43%,而相信中国是设计的未来的只占有6%,这到底说明什么?中国设计以及中国创造到底在哪?中国的贸易蒸蒸日上,为何找不到一个突破口去创造自己的设计?探讨此个主题分别为,来自Microsoft的Julie Larson-Green, 来自King and Partners的Tony King, 来自ShopShops的Liyia Wu,以及Google ZOO的Abigail Posner,作为时尚界的工作者,传媒界的传播者,我们有义务将这一话题带给读者,以进行更深入的讨论,在FCD专题报道中,我们即将带来中国设计以及微信影响力的更多精彩内容。


公共化是新的私人化吗?

(Is Public the New Private? )

什么是New Private(新隐私),在这个时代,对我们来说,究竟还有什么是绝对私人的,我们日发照片,分享内容,定位地点,我们愿意敞开自己的去分享,而在纽约下东区一个叫做”Public“的酒店刚刚开业,它由Ian Schrager Company的创建者Ian Schrager开发,而”Public“的含义就是”It open to everyone“ (对所有人都开放),那么这样的新私人化又代表了什么,在一个网络社交时代,什么应该见光,什么又该隐藏?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。New York Post的Ian Mohr, BFA的创始者Billy Farrell,和Found Associates的创办者Richard Found带来精彩讨论。

蒸蒸日上的女性化等于蒸蒸日上的商业吗?

(Do Thriving Women Equal Thriving Business? )

在这个时代,许多人讲到了”女权“,女子受到的教育程度越来越高,她们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”附属者“,她们变成了主人,拥有了更多思想和见识,”当女人在社会中成功的时候,则是每个人在社会中成功的时候“,性别的真正平等会为我们带来福音吗?来自Lemlem的超模Liya Kebede和H&M的Marlo Tablante, 以及Glam4Good的 Marlo Tablante带来精彩讨论,FCD将会就这个主题进行深入报道,请继续关注。

结语

这是一场精彩的讨论,每一个话题都紧扣时尚、文化和设计,他们探讨美国,探讨中国,也探讨世界,这些领域在人与人,台上与台下,专业与业余,提问与回答中变得越来越紧实,每一个参与者都乐在其中,因为这些话题是长久的,是值得深入讨论的,这是FCD的第二年,当然,未来还会有很多年,时代在变,话题也在变,让我们共同期待来年的FCD又会有什么样更精彩的话题继续讨论。

 

△摄影By:Henry Lu

 FASHION CULTURE DESIGN: NOT YOUR AVERAGE FASHIHON CONFERENCE

 

Photo: Henry Lu

Related News